杨超对这里唯一的印象,仅限于刀郎的那曲《德令哈之夜》。虽然记不清歌词,但诗一般的歌名,也曾令他心驰神往。

只是与德令哈的缘分来得太突然,从9月27日项目中标公告发布,到杨超得知自己作为骨干,被抽调指派立即赶往青海省德令哈市筹备9月30日的项目开工,准备时间不过两三天,他甚至来不及和女朋友道别。

位于青海省西北部,柴达木盆地东北边缘的德令哈是双面的,水天一色的托素湖,哪怕只是点缀在茫茫戈壁中的沧海一粟,却也波涛汹涌、拍岸有声,叫人眼前浑然一幅描绘游牧民族性格的画卷。

图 1-巴音河映衬下的德令哈之夜

但另一面,这里海拔3100米,高寒缺氧、干燥多风,2012年至今,人口也未能突破十万。据说,德令哈曾多次向国家能源局申请批准建设光伏“领跑者”基地,它热诚期盼着如同杨超一样,来自全国各地的建设者。

所谓光伏发电“领跑者”计划和基地建设,是国家能源局2015年起推行的一项旨在促进光伏发电技术进步、产业升级、市场应用和成本下降,通过市场支持和试验示范,以点带面,加速技术成果向市场应用转化,以及落后技术、产能淘汰的战略性工作。其核心目标,是要推动我国光伏发电实现2020年用电侧平价上网。

2018年3月下旬,经过一番激烈的“竞争优选”,德令哈如愿被国家能源局批准为2017年(也称“第三批”)光伏发电十大应用“领跑者”基地之一,根据规划,这一基地首期装机规模将达到500兆瓦。

杨超所供职的单位——协鑫能源工程有限公司,则是此番在“领跑者”基地建设贯穿始终的“竞争优选”原则遴选下,才脱颖而出的。其将全面负责德令哈“领跑者”基地1、2、3号,装机规模合计100兆瓦项目的EPC总承包工程。

如今,全国装机规模达到100兆瓦的项目都是极为少见的,这无论对杨超所供职的单位,还是担当质量检测重任的杨超而言,都是一次挑战,一份荣誉。

“德令哈‘领跑者’项目是公司的脸面,中标了不是胜利,顺利并网,并且高质量运营才是胜利,所以我们从全国各地项目上抽调来了这帮小伙子,他们各个都是独当一面的干将。”前来慰问一线员工的协鑫集成党委书记梁文章告诉记者。

图 2-协鑫集成党委书记梁文章(左二)坚持要将所有慰问品亲手送到工人手中

其实,杨超与如他一样被抽调到德令哈项目上的战友们都有心理准备。年长杨超将近十岁,作为项目副经理的张杰至今都忧心忡忡,“装机达到100兆瓦规模的项目,一般建设规划都要按5个月计,但我们的工期算到12月31日,满打满算只有3个月。”

重重险阻-上冻前完成土建

杨超笑着指指一脸严肃的张杰说,“11月5日那天晚上,他喝醉了。是喝啤酒醉的。他是啤酒王子。”

可能是不善酒力,或如释重负,张杰默认了那场酒醉,“我们赶在上冻前完成了80兆瓦的混凝土桩基础(土建),那天实在是太开心了。”

的确,在那之前,战友们没有人会想到他们能够在11月5日完成土建,就喝上来到德令哈后的第一顿庆功酒。

“德令哈市政府为了保证工程质量,会在上冻前的11月15日,下令全市商业混凝土站停工。”土建主管马超里给记者解释,“如果上冻以后再施工,一方面开挖难度会增加,另外,开春以后混凝土往往一踹就碎了,就像豆腐渣一样。”

尽管经验老道的协鑫能源工程有限公司总裁时爱国,早早就下达了要赶在上冻前完成土建的死命令,但在实操中,刘银涛(党员,德令哈项目项目总经理)、张杰还是遇到了不少棘手状况。

“最先碰到的问题是用工紧张。在前期,我们掏孔、清孔,都是聘请的当地农民工,但由于能够胜任这项工作的总共就那些人,我们还是非常担心会有一些我们考虑不周到的管理问题,影响了项目的进度。”张杰说,“为了工人们的安全,也为了稳定军心,我们每天派车来往几十里之外的柯鲁柯镇接送他们;同时,要保证物资、设备运输的及时,做好储备,安排好施工,确保不窝工,让每个工人都有活干,有工资领。”

“比如在混凝土的供应上,从9月30日到11月5日这段时期,最多的时候项目要消耗近400方/车的混凝土差不多每天30车,但德令哈全市才有两个商混站,又面临11月15日混凝土断供,这里却有总计500兆瓦的项目在陆续开工……,为了确保任何一车混凝土都不送错工地,没办法,我们这些人就必须站在各个关键路口,顶着零下15℃甚至零下20℃的严寒,迎着大风、吃着沙尘,为混凝土车做‘人肉导航’。”

但即便如此,猝不及防的2018年第一场雪还是在11月1日这天突然降临了。

“下雪确实对施工进度影响很大。”张杰还记得,“起初,我们的设备从江苏运过来,两个司机轮换着开,只要三天就能到德令哈。但是这边下雪了,加上江苏那边还起了大雾,高速采取了限流或者封路的措施,导致一批设备运过来最长要花一个星期。”

所幸,无论用工、高寒缺氧,还是下雪,重重难题都被刘银涛、张杰和一众兄弟们有条不紊的克服了。

“其实缺氧反而帮了我们,是我们加速工程进度的绝招。”年轻的杨超打趣说。

马超里急忙解释,“我们来这里的人几乎每个人都有高原反应,除了扛不住已经下去的人外,留下来的人因为气压低,氧气少,每天晚上都睡不着觉。那种感觉就像喝多了咖啡,一整天都不困”。

根据张杰的经验,在3100米海拔的高原作业,工人的工效至少要打七折,“在这里不能剧烈运动,甚至不能快走,否则容易得肺气肿。”

攻坚战-12月31日并网

截止记者到访的12月5日,德令哈项目已完成固定支架安装50兆瓦,组件安装40兆瓦,平单轴安装5200根,达到了平单轴安装总量的85%。“逆变器、箱式变压器的安装也完成了将近30%。同时,电气工程也已启动,全场5条高压集电线路,已贯通了1条,计划未来一周内实现剩余4条全部贯通。”电气负责人、高级经理王胤如数家珍地说。

而此时,算上11月1日的那场雪,德令哈项目上的战友们已经经历了足足三场大雪。

“11月15日那场雪前,为了方便工人施工,我们进行了撒件(把零部件按照标配提前布放于安装点),但还是经验不足,没想到大雪才下一半,螺丝等小件就被雪掩盖住了。我们只好趁着中午的时候,机械、人工齐上阵,再把这些零件挖出来。”

“有了这次教训,之后我们就只撒大件,不撒小件了。也根据天气变化对工序进行了合理优化,比如在天气好的时候安装支架,下雪的时候安装组件(下雪对组件安装影响相对小)。这样一来,应对最近12月1日的又一场雪,就显得从容了很多。”

按张杰的说法,尽管实际进度超过的工期安排,但后边的工作将更重要,更艰巨。

“比如我们这个项目由于要保护植被,所以不能平整土地,这就对打孔、支架的安装,尤其是后续安装平单轴(追踪阳光,可获得较固定支架高出15%-25%的发电量)提出了很高的要求。”张杰介绍,“平单轴是联动的,要保证在一个标高上。为了达到精度要求,我们为它配置了PHC高强预应力混凝土管桩,还根据地势定制了从3.5米-9米的不同桩型。”

“下一步除了要确保在12月底前完成全部主体工程外,最核心的任务是要以达到验收标准为目标,进行调试。”

随着工作重点的转移,主持质量检测工作的杨超逐渐成了项目上走的最晚人。

“比如我要对组件进行两次EL测试(使用电致发光的原理用于检测太阳能电池组件内部缺陷),确保它们在安装前后都不存在踩踏或施工不当造成的隐裂等问题。”杨超继续说,“我还要负责进行高压实验,诸如电缆耐压、直流电阻测试,箱变油的检测等等。”

“走得晚点倒是挺好,我有机会观赏德令哈的夜,它真的很美,我经常把浩瀚的星空拍下来,但由于没有网络,必须要等到回宿舍后,才能发给女朋友看。对了,我还看到过三次流星。”

杨超也由衷认同项目建设要为植被保护让路,“这里其实植被很少,有一点骆驼草、沙葱、野菊花,我还看到过雪兔。但由于降水少,沙石多,土地没有足够的营养,植被要是被破坏了,就很难恢复。”

除了要时不时的安抚下远在安徽老家,由于思念故意赌气的女友,更令杨超郁闷的是工地上没网,电的供应也不稳定。“主要我得处理文件,编写EL测试报告。很多时候,这些工作都要回到市里的宿舍才能完成。”

“由于天气越来越冷,我们的柴油发电机之前还能用0度或者-10度的柴油,现在就连-20度的也经常会冻。不过我们有对策,比如早上起来就用皮卡车带动柴油发电机启动,我们还给叉车挖了个土窖,给它保温,确保早上最冷的时候也能发动。”王胤说,“不过也有无可奈何的事,比如之前我们吃了20天的方便面、火腿肠,由于这里海拔高,气压只有700左右,水烧到80度就开了;现在有食堂了,吃到的米饭和粥也还是夹生的。”

图 5-质量检测经理杨超(左二)、土建主管马超里(左三)、电气高级经理王胤(左四)

“这些困难到都能够克服,下边就希望12月31日顺利并网吧,到时候我要再跟兄弟们一起喝一顿庆功酒。”但在庆功酒前,张杰和兄弟们还要经历两次考验——分别通过由青海省电力质检站,以及项目业主方进行的两次验收。

“实际上,并网以后,2019年1月份,大家还要坚守岗位,那时候主要是对局部进行查漏补缺。我估计春节前可以有一批人回家。”但作为“大哥”,以及项目副经理,张杰大概率要在这里过年。

“我看看吧,不行拉媳妇过来陪我过年,这边有火车通到苏州的,但从德令哈到拉萨,到上海,再到苏州,也要30多个小时……”

那天,尽管高原反应愈发严重,梁文章还是久久不愿离开工地。

回到北京,刘银涛告诉记者,截止12月11日,德令哈项目已完成固定支架安装57兆瓦,组件安装44兆瓦。同时,电气工程全场5条高压集电线路均已贯通!